Loading… 提高抽成之后,外卖市场的痛与伤_TOM商业 - salon366,salon365手机版,salon365老虎机
正文
Qzone
微博
微信
提高抽成之后,外卖市场的痛与伤
2019-02-08 10:59 云掌财经网   

 

涨价风波

飞雪迎春,新年将至,对于在外打拼一年的上班族而言,感触最深的或许不是彻骨寒冷,而是伙食难订。

外卖涨价了!

只是往常不同,这并非某位商家为博利润而临时起意,更像是整个行业鱼肥果熟之后的一次集体收网。

有媒体爆料,外卖平台年前正悄悄提高抽成,其中美团佣金上调至22%,饿了么也达到18%以上。此前补贴优惠从不间断的外卖平台为何同时翻脸?提高抽成又会对商家带来怎样的影响?

在北京,曾经拥有25家门店的“一品三笑”快餐正饱受店租困扰,作为比网络外卖早生10年的“送餐老人”,它的成败兴衰正是互联网大潮下餐饮行业的一个缩影。

前人兴衰

2000年,年仅24岁的薛国巍首次踏足餐饮行业,面对千篇一律的快餐市场,他独创的送餐模式令其门店在繁华的北京城迅速走红。电话订餐、团队配送、6元一单、不设门槛,许多顾客慕名而来,一时间好评不断。

2006年,薛国巍在原有的基础丰富了菜品种类,创立了“一品三笑”的快餐品牌,四年之后,一品三笑将自己的外卖服务定名为“三笑送”,该服务后来成了这家店的最大特色。据介绍,当时许多在写字楼上班的白领,都喜欢“三笑送”的订餐服务,外卖点餐比堂食要火爆得多。

直到2013年,网络外卖平台陆续出现,街边的小作坊争相入驻,正规快餐店则对其视而不见。在已成体系的“三笑送”看来,这样的对手着实算不上威胁。时任一品三笑市场部总监的李大朋就曾公开表示,“因为我们有自己的外卖渠道,觉得互联网外卖需求并不大。”

可他终究是低估了对手的潜力,“一开始我们没上饿了么、美团的外卖,后来感觉品牌快餐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,甚至每天的生意还不如那些上线外卖平台的小作坊。”

好在知错能改,2015年,一品三笑以品牌的名义整体入驻饿了么等外卖平台。

当时外卖行业正值补贴大战,各种优惠的刺激下,一品三笑半年之内平均营业额就增长了20%。在外卖领域初尝甜头,公司重心很快也发生了倾斜。2016年,一品三笑的外卖业务占比从30%上升到了50%,门店更是开到了25家。

市场一片大好,隐忧却随之出现。

随着外卖行业愈发成熟,平台的收获阶段最终到来,过去的优惠补贴转为商家承担,佣金分成进一步升高,门店盈利变得愈发艰难。

有借有偿

用钱堆起的流量,终究要用钱来偿还。

2018年年底,一品三笑接连传出关店的消息,在平台看来,他们要回收的不仅是成本,还要夹带丰厚的利息。“过去网络外卖各种打折,把实体店搞垮了;现在打折力度一降,就没人买了。”当平台手握商家的生杀大权,双方互利互惠的关系也就不复存在了。

柯贝尔有句名言:“征税的艺术,是尽可能多地拔取鹅毛,而让鹅的叫声最小。”如今实体店对外卖业务产生了依赖,想要维持经营,就不得不接受平台的“剥削”。

除了佣金抽成,平台内部的竞价排名也让商户叫苦不迭。

所谓竞价排名,就是商家只要花钱就可以买进排名靠前的位置,平台按照点击量收费,支付额取决于强度,强度越高,支付额越高,效果就好。如果不参加,就会被下调排名,哪怕店铺口碑再好,都会被排很后面。有数据显示,目前线上商家70%的流量都来源于排名。

有些商家对此表示不满,排在前面的餐厅,并不是因为口碑有多好,东西有多好吃,只是因为花的钱多。金钱至上的推荐模式不管是对商家还是消费者,都是一种损害。

然而目前情况是,餐饮商家和外卖平台之间的矛盾不断升级,却又离不开外卖平台。如果外卖平台遭遇信任危机,却不进行整顿,双方只会是两败俱伤。

趋势变化

不久前,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的一份《中国餐饮报告2018》,数据显示,2017年有285万家餐厅倒闭,占到开店数的91.6%。而在市场寒冬的2018年,这个数据还在上升:仅在2018上半年,北上广深四个一线城市平均每个月10%的餐厅倒闭;全国餐饮业只有20%的餐厅赚钱。

当然我们也不可否认,对于依靠补贴打开市场的外卖平台而言,提高佣金分成是一种必然的趋势,或许因为它表现得过于直观,才显得格外残酷。

商家想要盈利,平台却有更大的野心,消费者看得热闹,却不该忘记,羊毛还是出在羊身上。

【以上内容转自“云掌财经”,不代表本网站观点。 如需转载请取得云掌财经网站许可,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。】

 

责任编辑: 3965LC TO007

责任编辑: 3965LC TO007

salon366salon365手机版salon365老虎机